雪系白色恋人

雪系白色恋人 雪悠悠,悠悠下,飘飘淋淋,风雪中那被冰封的记忆徒显苍白。 一、雪的痴迷 女孩生活在一个看不见雪的城市,可她的内心充满着对雪的痴迷,她爱雪,喜欢雪,梦想自己有一天能真正的见到雪。 细细,听说寮步镇上有个仿雪城,进入里面就像真的见到雪
雪系白色恋人

雪悠悠,悠悠下,飘飘淋淋,风雪中那被冰封的记忆徒显苍白。


一、雪的痴迷

女孩生活在一个看不见雪的城市,可她的内心充满着对雪的痴迷,她爱雪,喜欢雪,梦想自己有一天能真正的见到雪。
细细,听说寮步镇上有个仿雪城,进入里面就像真的见到雪一样,很不错耶,而且门票只有10元,我告诉你哦,仿雪城可是今天开张,能买到前10张门票还有礼品耶,还有 还有 背着书包的女孩一大早刚进教室就跑到细细面前诉说着从路人口中听来的消息。
停 有完没完,整天雪呀雪的,雪对你来说,就有那么稀奇吗?17年了,说了17年的雪了,见到有雪的文章读得如痴如醉,看着有雪的电视剧都可以不吃饭,对里面的男主角都可以以身相许,今天又来了个仿雪城,我的耳根子又没得清静了 细细放下手中的书,无奈地扒在了课桌上。
谁叫咱们广东不下雪,我也不至于这样,难道你就不喜欢雪吗?细细,今天我们去
韩朝雪,住口,别打扰我看书,一句话要去那个什么 仿雪城 你一个人去,我要好好学习争取明年高考一举夺魁 细细坐直身体重新拿起了书。
韩朝雪嘟着嘴,哼的一声无奈的坐回了座位上。
叮 放学的铃声响了。106班的教室里班主任正说个不停,韩朝雪坐立不安不停地碎碎念: 死老班,快点,我还要去仿雪城抢前10张门票呢? 好不容易等到班主任退堂,韩朝雪背上书包做出欲跑的姿势,可这时学校韩院长又进来了,说106班卫生区不干净得赶紧打扫。 韩朝雪,老师还没说放学呢,你这么急干嘛?好了大家都回去吧,韩朝雪一个人留下打扫卫生 韩院长看见了韩朝雪坐立不稳的姿态有些生气的说。 我? 妈呀 韩朝雪眨巴眼表情难奈,欲哭无泪,在细细的帮助下,韩朝雪终于完成了任务,便从钱包里抽出两元钱飞似的冲上公车。 朝雪,你钱包掉了 后面传来细细卖力的叫喊声,可她压根就没听到。

二、雪的思念

男孩真正的家叫哈尔滨,曾多少个夜晚他哭泣着自己不能生长在自己真正的家,他忘不了那个洁白的城市,他也因此喜欢上了白色,穿白色的衣服,吃白色的雪糕。
老板,给我一张门票 男孩拿出10元钱递给仿雪城的售票员。
谢天谢地,终于到了 韩朝雪粗气还没喘完就拿走了售票员手中本该给男孩的票,可想她跑得如此的急。
小姐,这票 售票员本想说这票是给男孩,可被男孩礼貌的拦了回去。 没事,重新给我一张吧, 他说。

韩朝雪没有注意旁边的男孩,而是喘着粗气问售票员: 请问我是前10名吗?
正是,小姐恭喜你,这是您的礼物 售票员递给她一个精致的包装盒。
呵呵 看着礼物,韩朝雪笑得很开心,迫不急待的打开包装盒 哇,好漂亮啊,水晶玻璃,里面还有雪山,哇还有雪花不停的下,哇噻,太好看了,这是我所有的礼物中最特别的 韩朝雪得意得爱不释手。
看着韩朝雪手中的水晶玻璃,男孩震住了,那个雪山不就是自己日日梦到的地方吗?哈尔滨最高的雪山,儿时的家,此时一一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中,仿佛就在眼前,他伸手想触摸日日夜夜思念如疾的地方。
干嘛 韩朝雪被突然伸出的一只手吓得紧张失措的抱紧了她的宝贝。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它太漂亮了 男孩收回手这才意识到他刚刚的失常举止。
小姐,您还没付门票钱呢? 售票员提示到。
韩朝雪这才想起,微笑示意摸摸口袋却不见钱包的影子,突然想起冲上公车的那一刻,细细雨拼命的叫她是为了什么。
对不起,我的钱包弄丢了,我可不可以明天给您 韩朝雪不好意思到。
对不起,小姐,这是不行的,若是没有只有请您退回门票和手中的礼品
不行 说到礼品韩朝雪越是抱紧水晶玻璃生怕一不小心被别人抢了去。
那就请小姐您付钱
可是,可是我没有钱,我真的很想看雪和想要这个水晶雪山,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雪,求求你可怜我一次,我不是故意不给你钱 韩朝雪乞求到。
小姐,你再这样糊闹,我可要叫保安了,我们仿雪城还得做生意 售票员有些不耐烦。
韩朝雪一脸的可怜加无奈,不舍的放出水晶雪山。
老板,我来给她付吧 男孩再次递给售票员10元钱。
谢谢,谢谢你 韩朝雪惊喜得再次抱紧水晶雪山向着男孩鞠躬道谢数声,给了他一个微笑,跳跳跑跑地进了城内。
先生,您的票 售票员微笑的递给了男孩。
谢谢 男孩拿过门票等了数几秒却不见售票员给他礼物。 请问为什么我没有水晶雪山 他于是问。
水晶雪山是今天前10名买票幸运观众的礼物,很遗憾您是第11名 售票员也替他可惜。
男孩听后,心里一阵痛楚,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哈尔滨就真的要离他这么远吗?他在想。
就差那么一步,如果不给那个女孩付钱就好了 背后传来售票员的叹息。
呵呵 整个仿雪城注只听见韩朝雪的笑声。 真的跟电视里的一模一样,好神奇耶 说着她蹲下抓起地上一把雪吹了起来。

三、雪的记忆

雪悠悠的下,男孩走了进来,漫天飞舞着白色的小颗粒,虽然只是假象,但是这也足够让他想到家,感受家的气氛。 游泽恩,哈尔滨的雪 他微笑道,只是他的微笑显得太忧伤,思绪一下扦到了以前:
泽恩,爬完这座雪山,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爸爸对5岁的小泽恩说。
好冷,爸爸,好冷 背篓里的小泽恩只能看清周边只是白茫茫一片。 爸爸这里是哪里?我们要去哪里? 小泽恩呼吸及促的吐出几个字。
这是我们哈尔滨市最高也是最美丽的一座雪山,我们都习惯叫它 白山 爸爸说。
我要下来,我要看白山 小泽恩说。
听到这句话爸爸不由的掉了两滴热泪。 可怜的孩子,好吧,让你看看也好,也许以后就没机会看了 于是爸爸放下背篓抱出小泽恩,此时的小泽恩显得更冷更难受,几乎睁不开双眼,无法呼吸,爸爸抱紧他说: 泽恩,你看哈尔滨的雪,漂不漂亮,到了广东要记得哈尔滨的雪哦,还有要听那边爸爸妈妈的话 说着小泽恩的爸爸泣不成声。
广东是什么 小泽恩眯睁着双眼问。
广东是一个不会让泽恩冷的地方,泽恩到了那里不会难受,每天都会好开心 爸爸说。

呵呵,好漂亮的雪啊 韩朝雪的欢笑打断了男孩的思绪,她放下水晶雪山和众多游人们玩起了打雪仗。
男孩盯着水晶雪山一步一步靠近,最后他蹲下拿起水晶雪山端详着,他看见一位身穿黑色羽?服的男子,背着个背篓,背篓里有个小男孩,小男孩的头被一条?毛围巾包裹着,看上去仿佛奄奄奄一息,两人跌跌撞撞在那座白色的雪山上,看着看着男孩无声的落了泪,他起身带着水晶雪山离开了仿雪城。

我的水晶雪山呢 仿雪城快关门时韩朝雪惊慌失措的叫着,她找便整个仿雪城都不见水晶雪山的影子。 谁偷了我的水晶雪山,哼,我咒他死在雪堆里 韩朝雪双手插腰,一脸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夜色降临,韩朝雪还在给细细打电话,说今天仿雪城的事 细细,今天可好玩了,仿雪城里报刊杂志呆漂亮了,飘悠悠的下,雪白雪白的,我还玩了打雪仗呢,还有,还有站在里面,我都感觉我是白雪公主呢?
看你那沉迷的样,我还白马王子呢? 什么, 什么,你还真见到白马王子了
对啊,他也正好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短短的头发,干净利落,帅气的脸庞,白白的皮肤,哇,太完美了,他还给我付了门票钱呢?我的钱包弄丢了,差点看不成雪了,多亏了他,还有礼物 礼物?对了,今天不知道是谁偷走了我的礼物
什么礼物?难不成你幸运到白马王子还送你礼物了
不是啦,是买前10张门票的礼物,很漂亮,很漂亮的,是一个水晶玻璃,里面有一座雪山,还下着雪呢,不知是哪个该死的偷走了,气死我了
你该知足了,终于看见了梦寐以求的雪,还有一个帅帅的白马王子,而且还为你付了门票钱
可是我就是舍不得那个水晶雪山嘛
那又能怎样,你又没线索,又找不回来,要真是气不过的话,就骂个痛快吧
没错,骂他个狗血淋头,我诅咒他被雪冻死,心上人伤心死,父母见不到他过度的痛哭死 你也太狠了吧,动不动就是死,骂他就得了,关他父母心上人什么事
我才不管那么多,雪是我的全部,细细我们两个明天去仿雪城好不好
其实听你那么说,我早就动心了
真的,说定了哦,拜拜,呵呵

四、雪的忧伤

男孩躺在床上,望着水晶雪山,看着里面的雪无始无终的纷飞。 泽恩,你看哈尔滨的雪漂不漂亮 爸爸的话又响彻在了他耳际。

泽恩,以后这个叔叔就是你爸爸了,这个阿姨就是你妈妈了,快叫爸爸妈妈 男孩清楚的记得爸爸把他带到广东说的第一句话。
爸爸、妈妈 小泽恩很听话的叫了声,在他的意识里爸爸说的什么话都是对泽恩好的,尽管他什么也不知道。
唉,多可爱的孩子啊 新妈妈弯下身给了小泽恩额头一个亲吻。
以后要听他们的话,爸爸回去了泽恩要乖哦 爸爸强忍着泪。
爸爸,你要去哪里? 小泽恩睁大天真的双眼说。
爸爸 去 哈尔滨,让你难受的哈尔滨,爸爸要去消灭掉他,因为他对我们泽恩不好 爸爸转过背鼻子一阵刺痛,泪珠瞬间落了下来,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爸爸,再见 小泽恩挥起右手却不知道那句再见却是再不见。
再见 爸爸停下步伐不敢向后望,艰难的从口里挤出两个字,说完向前走得更快。

第二天,韩朝雪,细细如约的来到仿雪城, 嘿,果真不错,好漂亮的雪 细细看着满屋的雪花,不禁一叹 不错吧,比电视里不会差吧,呵呵 韩朝雪高兴至及跑到场中打起了转来。
男孩也来了,他是来还水晶雪山的,尽管太想拥有它,可它已经有主人了,很快男孩的视线找到了韩朝雪,见韩朝雪无比的开心,他没叫她,只是将水晶雪山放回昨天拿走的那个位置。
这一角引起了细细的注意。 是一个水晶玻璃,里面有一座雪山,还下着雪呢,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偷走了,气死我了 她想起昨晚韩朝雪抱怨心爱宝贝不见的事,不就跟眼前的这个一模一样吗?
不许走 细细一下抓住男孩的衣衫,男孩莫明奇妙的望着她。 朝雪,我抓到小偷了,快来啊 细细似乎抓得更紧,韩朝雪小跑过来。 韩朝雪,你看,你的水晶雪山,就是他偷走的 细细指了指男孩刚放下的水晶雪山。 呵呵,是你啊 韩朝雪见是男孩露出和善的微笑。 细细,你弄错了,他不是小偷,他是昨天帮我付门票的大好人 韩朝雪拿开细细紧抓男孩衣衫的手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你也来看雪吗? 韩朝雪问。 对,也顺便还你水晶雪山,对不起,昨晚 昨晚你帮我从小偷那里抢来了水晶雪山,哇真是太感谢你了,有什么对不起的呢?呵呵 男孩想解释昨晚一声不响拿走韩朝雪的宝贝,却被她把话抢了去,韩朝雪拿起水晶雪山笑容更加灿烂。
那小偷呢? 细细说, 废话,一定是被他赶走了嘛 韩朝雪没好气的说。
哦 小偷 不偷被我吓跑了 男孩尴尬的应了声。
这个水晶雪山是很好的一件宝贝,你可要好好珍惜 男孩不舍的望着韩朝雪手中的水晶雪山。
你不说,我也会的,经过昨天那场意外,我以后会加倍保护好它的 韩朝雪笑笑说。
看样子,你也很喜欢雪嘛,这东西是韩朝雪前10名门票的礼物,你没有吗? 细细看出了男孩的神情。
没有,很遗憾我是第11名 男孩笑着说,那笑仿佛是在可怜自己。
啊?这样啊,那我 韩朝雪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我们来玩打雪仗好不好 还没等韩朝雪说完细细便提意到,她不想让韩朝雪过意不去。
好啊,好啊 韩朝雪听到打雪仗兴趣大发 一起玩吧 又对身边的男孩说。
不了,你们玩吧,我比较喜欢看热闹,我看着你们玩就好了 男孩微笑说。
那请你帮我保管这个,谢谢 韩朝雪把水晶雪山塞进男孩手里,拉着细细跑进了场中。
男孩静静地坐下,看着手中的水晶雪山,又是一张忧郁的脸。 呵呵 韩朝雪如吟的笑声惊醒了男孩的思绪,男孩索性手托着下巴静观着笑脸如桃的韩朝雪,她笑盈盈地在中间转着圈,冬裙的裙摆如碧绿的荷叶铺散开来,长长的头发乌黑发亮犹如九泉的黑瀑布,男孩无声的笑了,真的是一幅美好的动画,他似乎找到了比雪更美好的东西。
扑拆 突然一个雪球打在男孩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细细忙赶来帮忙拍掉男孩身上击残的雪。 怎么了 韩朝雪赶忙问 我不小心将雪球打在了他脸上 细细自责道,韩朝雪抬起手想擦掉男孩脸上的残雪,男孩敏感的偏了下头,低下头脸红得发紫。 我该回去了 男孩顺速将手中的水晶雪山塞给韩朝雪,带着尴尬走了出去。

五、雪的爱恋

回家路上,韩朝雪的思绪一直停留在他帮男孩擦脸上地雪的那一刻。 朝雪,那个白马王子叫什么名字 细细问,可半晌不见韩朝雪有反应。 朝雪,朝雪 细细摇晃了她几下 啊,哦 终于还是回过神来了。 细细那个男孩叫什么名字 韩朝雪过会问。 是我问你好不好 细细没好气的说。 你问过我吗?我怎么没听见 韩朝雪也理直气壮的回她。 哎 这人怎么 你刚刚人不正常不会是在想他吧 细细打趣到。 我哪有,我哪有不正常 韩朝雪没想到心思一下子被细细看穿了,低着头快步向前走了去。 还说没有,脸都红成这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我俩谁跟谁啊,17年的姐妹,你心里想什么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细细追上她说,韩朝雪放慢脚步 细细,我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她心里忐忑不安的问。

男孩一整夜未眠,思绪一直定格在仿雪城与韩朝雪的一幕幕。

仿雪城,男孩每天不曾缺席,他似乎不只是为看雪,好像还在搜寻些什么。

细细看出韩朝雪的心思没在学习上,成天走神。 还在想他,想爱就爱,别整天死气沉沉的,今晚去仿雪城 细细实在看不过去,向韩朝雪的坐位走过来说。放学后,细细与韩朝雪来到仿雪城,细细拿走水晶雪山叫韩朝雪躲起来,直到男孩答应才出来,过了几分钟,男孩终于来了,依旧身穿一套白色休闲服,高高的个子,头发干净利落,只是眼神显得越来越忧郁。 你好 细细冲到男孩跟前,男孩定了定神见是细细于是露出和煦的笑容,他感觉自己最近搜寻的东西好像就在附近,便向四周看了看,可是没有看见可以令他心旷神怡的事物。 你好,一个人啊 男孩的笑容淡了下去。 你喜欢韩朝雪吗? 这句让细细练习了很久的一句台词一下脱口而出,躲在角落里的韩朝雪心扑通吓了一跳,她没想到细细会来个快刀斩乱马如此之快。 韩朝雪? 男孩觉得这个名字似曾相识。 怎么不认识了 细细很失望。 那这个 雪山 总该记得吧 细细将水晶雪山塞进男孩子手中。 这个,不是那个女孩子的吗? 男孩脑中想起那个笑脸如桃的韩朝雪。 想起来了,她叫韩朝雪,这个是她送你的,她还说这个是好最喜欢的宝贝希望你能像她一样珍惜它。 细细一字一句的说。 这,这个 男孩看看手中的水晶雪山又望望细细实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喜欢你 细细加以说明。男孩半晌没说话,脑海里不禁想起韩朝雪的一幕幕,活泼、开朗、一张爱笑的脸,为雪痴狂。 对不起,她是一个快乐的人,我是一个不快乐的人,我不能给她带来幸福 男孩伤心的说。 对不起,请你还给她,我知道她爱雪,我不能收下它 男孩将手中的水晶雪山又塞回细细的手中。 你明明知道她这么喜欢雪,却还这么对她,她能把这个水晶雪山送你,就代表她喜你更胜过喜欢雪 细细生气的说。 对不起 男孩除此不知还能再说什么。 你好没自信,也太直接了,我对你很失望 细细的火气越来越大。韩朝雪热泪盈眶实在忍不住内心的难过,从角落里冲了出来,拿走细细手中的水晶雪山,跑出了仿雪城。 朝雪,朝雪 细细推开男孩跟着追了出去。

雪悠悠,悠悠下,下个没完没了,仿雪城的男孩更加的越来越忧郁。

六、雪的相恋

第二天,漫长的一天课终于过去了,男孩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学校车棚。
细细,我的老爷车又跟我作对了,怎么办 韩朝雪蹲在地上对着面前的自行车发着牢骚 怎么办,步行回去或者乘公交车回去 细细一边为自己的自行车开锁一边说到。
多么熟悉的声音啊,男孩将视线转过去,真不巧果然是昨天仿雪城的那两个女孩。 你就忍心仍下我一个人吗?人家才刚刚失恋,你放心人家吗? 韩朝雪起身,转过身正巧对上男孩视线。 怎么是你 韩朝雪低下头,表情有些僵硬。 你车坏了吗?你住哪儿,我载你好了 男孩说,他一直为昨天的事觉得过意不去,他想或许这也是个赎罪的方式。细细转过头,发现是男孩于是一肚子的气涌上心头。 原来,你也在这里上学啊,相识恨晚啊,拒绝人家何必又当好人呢?她由我来载,多谢你好意 说着将韩朝雪拉到自己身边,推着自行车走出车棚。 走了,看什么 细细又空出一只手牵着韩朝雪。
男孩心里一直很乱,他发现韩朝雪就在隔壁班 106班,而他每天放学都要经过那个教室,可是他不曾看到教室里的韩朝雪可爱的笑脸,而只是坐在座位上,手托腮,眼睛很空洞。
一天晚上,他梦见韩朝雪在哈尔滨白山上穿着一身雪白的棉衣,披着一头细直的头发,张开双臂转着圈,仰望着天空,笑声涟涟,是那么的快乐、自在,睡梦中的他嘴角也有了微笑的弧度,可这时闹铃响了,才发现只是一场梦。 韩朝雪,已经很久没见你笑了,你为什么不笑了呢? 他按下闹铃的按钮自言自语道。
换上校服,踩上自行车,男孩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快到校门口时,男孩看见推着自行车的韩朝雪在他前面。 韩朝雪 他叫住了她,韩朝雪转过头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 很久没见你笑了 男孩说。 是吗?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已上高三,为高考忙着学习吧 韩朝雪低着头显得有些紧张。 今天早上,我梦见你了 男孩又说,韩朝雪不禁愣了一下,脸也开始微微发红。 我梦见你在一座雪山上,看着从天上飘落下来的雪,你好开心,笑得好灿烂 男孩接着说。 可是那只是一场梦,人家都说梦是相反的 韩朝雪说,她心里暗自切喜男孩能梦见她。
把车放进车棚后,韩朝雪向教室走去,男孩又叫住了她,韩朝雪停下了步伐。 我还能要那个水晶雪山吗? 男孩问。韩朝雪定定神转过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是说 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开心、快乐,我希望能重拾你的笑容 男孩微笑道。 呵呵 韩朝雪跑过去拉起男孩的双手笑容满面,再次见到韩朝雪脸上那熟悉的笑容,男孩眉开眼笑终于第一次笑出了声,韩朝雪愣住了,她是第一次见男孩笑,才发现男孩笑起来居然这么好看。 你笑起来,好帅 韩朝雪发愣地说。 咳咳 突然间这份温馨被旁边的咳咳声打乱了。 细细,是你啊 韩朝雪一脸胀红,不好意思的放下男孩的手。 放学后,在仿雪城等我 韩朝雪小声对男孩说,随后拉着细细小跑步的向教室跑去。 干嘛 细细跌跌撞撞地还没反应过来。

七、雪的样子

男孩在仿雪城等了很久,他担心韩朝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刚想出去找找,韩朝雪却迎面撞到了他,手里还抱着一样东西。 对不起 韩朝雪空出一只手捂着被撞到的额头。 等很久了吧,我回家拿水晶雪山了 韩朝雪歉疚的说。 很疼吗? 男孩拿开韩朝雪捂着额头的手关心的问 呵呵,不疼了 韩朝雪摇摇头 送给你 接着又把手中的水晶雪山递给男孩。男孩接过深思了半刻说: 其实上次你的水晶雪山不是小偷偷走了,而是我偷偷带回了家,是我拿走了 你拿走了?为什么? 韩朝雪疑惑。男孩无语不知该怎么说。 哎呀,没关系啦,其实说到底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韩朝雪一把拉着他坐在了就近的长凳上。 如果不是因为我,第10张门票就是你的礼物也是你的,而且我的门票也是你付的钱,拿走它理所当然啊 韩朝雪说。男孩静静地看着手中的水晶雪山还是一语不发。 我 我可不可以 问你一个问题啊 突然韩朝雪面红耳赤地问。 嗯 男孩点了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韩朝雪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都已经开始交往了现在才问名字。男孩这才想起认识这么久还没告诉韩朝雪自己的名字。 游泽恩,我叫游泽恩 他说。 游 泽 恩,那我可以叫你泽恩吗? 韩朝雪问 可以啊,别人都这么叫我 男孩答到,他还是不忘看着手中的水晶雪山。韩朝雪见他死盯着水晶雪山于是又问: 你见到过真正的雪吗? 见过 真的吗? 韩朝雪兴奋得跳了起来。 是真的吗?你真的见过雪 她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 男孩看着韩朝雪可爱的表情笑着点点头。 是不是跟这里的一样 韩朝雪望了望仿雪城落下的雪 呵呵,这只是泡沫哪能比啊 男孩笑道。 那真正的雪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同学、朋友没一个见过雪的,今天终于碰到一个见过雪的了 韩朝雪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真正的雪,是纯洁无暇的,洁白洁白的,伸出手接住它会感到很冰很凉,再一握紧就会化成水,雪下得大的话,远远看上去天空中仿佛飘的是鹅毛,它不像雨落得那么猛烈,而是轻飘飘地飘落下来,雪下得多的话,还可以推雪人,尽管手冻得通红也会感到快乐。 游泽恩记忆深处的雪又回荡在了脑海里。
3岁的小泽恩一次偷偷打开了家门,蹒跚的走近屋前的雪人旁,那是邻居的哥哥姐姐堆的,他伸手接住了一朵从天上落下的雪花,转眼雪花一下变成了水不见了,他开心的笑了,可是他眼前的雪人越来越模糊,白白的一片一下子变成了漆黑的一团。 泽恩,泽恩 耳边传来妈妈寻找他的声音。小泽恩晕了过去,妈妈赶了过来。 你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他还能隐约听见妈妈那责备而又心疼的哭声。

泽恩,泽恩 韩朝雪推了推游泽恩。 嗯 游泽恩回过神来。 在想什么 韩朝雪问 没传到,雪,真漂亮 游泽恩伪装地笑了一下,站起来走到雪中间,伸出手接住一朵泡沫雪花。 再也见不到雪了 他低声道。

七、雪的方向

下学期就要高考了,考生都要想好填报志愿了,韩朝雪想与游泽恩上同一所大学,午休时好把游泽恩叫到了操场上。
泽恩,你想考什么大学? 就考我们广东省的吧 游泽恩脱口而出 那多无聊,待了18年了,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没意思 韩朝雪说。 那你想考哪的大学 游泽恩问。 我们考黑龙江的哈尔滨大学好不好 韩朝雪兴奋地征求游泽恩的答案。 哈尔滨? 游泽恩不相信自己听到这三个字。 对啊,哈尔滨是个常年见得到雪的城市,你不也喜欢雪吗?我们考哈尔滨大学好不好 韩朝雪拉着游泽恩的手问。 哈尔滨 游泽恩望着天空一脸的怅惘,尘封的记忆再一次回荡心头。

5岁的小泽恩在新爸爸家门口玩着新爸爸买给他的玩具跑车。
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只能生活在广东,麻烦二位了,长大后尽管他记得哈尔滨是他的家,也别叫他去,让他忘了那里 屋里爸爸在跟新爸爸妈妈的谈话让小泽恩听得很清楚。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新妈妈说。

好不好嘛 韩朝雪继续问着游泽恩,一下打断了游泽恩的思绪。 我不想去那里,我只考广东大学 游泽恩斩钉截铁的说,说完拿开韩朝雪的手,韩朝雪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你决定了吗? 韩朝雪失落地望着游泽恩。 我决定了 游泽恩坚定的说,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教室走去。 那好,你考广东大学吧 韩朝雪目送着游泽恩说到。她突然感觉自己好伤心,好难过,今天的游泽恩好冷漠,好陌生,让她好害怕。

失去了快乐的天使,忧郁的白马王子,没再见面了,每当夜色降临,总会听到男孩和女孩都在哭泣,或者说上一句 你过得还好吗? 或许他们不是不爱对方,只是不懂怎样去爱。
游泽恩当然想去哈尔滨,他梦了千百回的哈尔滨,思念了几千个日夜的洁白城市,可是他不想四个爸妈的心血白费。

一天数学老师来到游泽恩的教室上课,数学老师是韩朝雪班的班主任,她由于抱着一大堆的数学本,夹在胳膊下的备课本掉了,坐在前排的游泽恩下位准备给捡起来,一阵风吹来,吹开了备课本的第一页, 韩朝雪第一志愿广东大学 这行字应入游泽恩眼帘。 谢谢你 数学老师拿过备课本对游泽恩说。放学了,游泽恩突然很想见韩朝雪,于是在车棚等了很久,却始终没见韩朝雪的身影,过会儿细细来。 细细,韩朝雪呢? 游泽恩问。 乘公交车走了 细细不耐烦的说,游泽恩架上自行车想去追。 你不是不理她了吗? 细细生气的说。游泽恩停下来。背对着细细。 你真的好自私,你从来只是一味的满足自己,以自我为中心,你知道朝雪她有多傻吗?她知道她决心要考广东大学,也委屈自己报了,她最讨厌广东这个不下雪的城市,对她来说雪是她的一切,她对雪充满?憬与渴望,她是多么想去哈尔滨见见真正的雪,可是为了你,她宁可放弃她的梦想,而你,又为她做过什么?请问你是真的爱她吗? 细细实在替韩朝雪叫可怜。

今天是期末考试,后天就是寒假了,游泽恩天没亮就起了床早早地来到了学校门口,他要等韩朝雪,不到一分钟韩雪踏着步伐就到了,她见到游泽恩视若无睹,笔直的走过。 韩朝雪 游泽恩推着自行车叫住了她。 昨天在车棚等了你很久 他说。 为了不见到你,我改乘公交车,每天来得很早 韩朝雪停下步伐背对着游泽恩说。 对不起,每次都是你为我付出,你报考广东大学的事,我知道了 游泽恩说。 别人说都说我好傻,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呢? 韩朝雪止不住泪流。 我真的很喜欢雪,可是我更爱你。 她转过身一下抱住游泽恩泣不成声。 想知道雪长什么样子吗?后天我带你去哈尔滨好不好。 游泽恩突出一只手抚摸着韩朝雪的长发,韩朝雪放开游泽恩疑惑地望着他。 后天是寒假的第一天哦 游泽恩笑笑说。

八、雪的飞扬

第三天,韩朝雪像一只被放飞的蝴蝶,拿着行李包飞快的跑上火车。 找到了,013、014号,这里泽恩 她招呼着游泽恩,乐呵呵的坐在013号位置,火车开动了游泽恩一路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他没想到还能再去哈尔滨,更不知道到了那里自己将会怎样。他拿出水晶雪山,对身边的韩朝雪说: 你知道这座雪山是哪里吗? 不知道? 韩朝雪摇摇头。 这是我们哈尔滨市最高也是最美丽的一座雪山,我们都习惯叫它 白山 游泽恩又说,这句话正是爸爸当年背着他在白山时说过的。 我们哈尔滨市? 韩朝雪很惊奇这句话。 哦,你不是朝思暮想哈尔滨吗?说成我们的也不足为奇啊 游泽恩赶忙圆话,他怕韩朝雪知道得更多,知道越多就越伤心,火车越过一站一又一站,气温速度成直线下降,游泽恩与韩朝雪行李袋里的衣服都装在了自己身上。 泽恩,真的好冷,我从来没感觉到这样冷 韩朝雪躲在游泽恩怀里直打哆嗦。 收音机里说,哈尔滨是零下91度 游泽恩也早已冻得嘴发紫,说话的气息在空气中已经凝结成冰。
一路奔波,两人终于遨到站了,下了火车,韩朝雪高兴至及。 终于到了,呵呵 对雪的痴狂几乎已经令她忘却了冷。 走吧 她拉着游泽恩的手向火车站出口走去,却发现游泽恩的手几乎没温度。 好凉哦,你一个大男孩的手怎么比我的手还冰 她给游泽恩的手呵了口气缀了缀,游泽恩只感觉头好沉,但他还是努力挺住,不能扫韩朝雪的兴,他想。 走吧 他拍了拍韩朝雪的头说。 泽恩,白山离这里多远 到站门口就可以看见,步行一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白山的山脚,韩朝雪看到雪仿佛比见到亲人还亲。 雪耶,我终于见到雪了,是真正的雪耶,太高兴了 她不停地在雪上跳来跳去,游泽恩望着白山睁着快要睁不起的双眼用力站稳,最后他实在站不住了,双腿摊软的跪了下来,他再次使出全身力气站起来。 我回来了。 他说,声音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听见。 好漂亮的雪啊,零下91度的酷寒我也不怕 韩朝雪兴奋的向上爬。 泽恩,快点 她边爬边说。但却不见游泽恩的反应,她于是冲下去拉起游泽恩的手向上爬,游泽恩感觉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终于到了山腰了,韩朝雪也停下了攀爬,望着天空中飘下来的雪,她用手接住了一朵雪花。 真的像鹅毛,真的化作水了耶好奇妙,呵呵 她笑道。游泽恩将双手擦入口袋,疲惫地对着韩朝雪笑了笑。 这是我们哈尔滨市最高也是最美丽的一座雪山,我们都叫它白山。 父亲的那句话又回荡在了他耳际。 游泽恩,哈尔滨的白山,你又看见了,这真的是哈尔滨的白山 他轻轻的告诉自己,望着雪白的白山,儿时父亲背着他颠簸在这里的情形,仿佛就在眼前。 爸,我忘不了哈尔滨,我回来了,虽然我还是好难受,但是我坚强了很多,你看我没有倒下去。 他轻声地说。 泽恩,泽恩,来把手伸开 韩朝雪跑了进来,将游泽恩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一朵雪花瞬间落在了游泽恩手中,却没有变成水。 呵呵,你手的温度太低了,没有让它化成水 韩朝雪像吃了开心果,她又将游泽恩的手擦回他口袋,跑了十步远,张开双手,转着圈,望着天空中的地雪,不停地笑着,真的好美,游泽恩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以前的那个梦,真的一模一样,他开心的笑了,他很少这样笑,他喜欢韩朝雪的笑,她笑他也笑,仿佛两人天生注定。这时韩朝雪看见了左侧方有个山洞,她停下来。 泽恩,你看,还有山洞耶 韩朝雪拉着游泽恩走了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游泽恩实在撑不住了,于是放开韩朝雪的手坐了下来。 什么也没有,不好不玩,泽恩,我们去外面打雪仗 说着韩朝雪就拉着游泽恩的手,游泽恩使出最后一点力可实在没办法站起来。 韩朝雪,你先去吧,我放下行李等下再去。 他说。 好,快来哦 说完韩朝雪飞快跑了出去,韩朝雪方才出去,游泽恩就倒了下来,呼吸加重的他微睁着双眼仿佛奄奄一息,他摸摸脖子上当初离开哈尔滨时妈妈为他戴上的这个如意锁。 泽恩,如果冷得难受时,就摸摸妈妈为你戴的这个如意锁,这样你就会好了 妈妈临别的一句话他又一次想起,可此时如意锁突然之间一下裂开了,一半落在了地面,游泽恩伸出哆嗦的手将它拾起,发现时面有张纸条,打开来看竟是妈妈写的一封简短的信:

儿子:
我可怜的儿子,妈妈实在舍不得你,可是你的身体,实在经不住哈尔滨这酷冷的气候,爸爸妈妈爱你才这样做,不要恨爸爸妈妈,广东是你最好的家,忘了哈尔滨,忘了爸爸妈妈吧,医生们都说了,留在哈尔滨你只有死路一条,在广东好好的生活,我可怜的儿子,妈妈真的好舍不得你,每次见你难受成那样,妈妈的心都在滴血,妈妈求你,不要想我们,不要想家,不要回来,爸爸妈妈要你好好的活。
我没有恨你们,真的没有 游泽恩看完信闭上眼流了两滴泪。 我只是好想你们,想哈尔滨的雪 游泽恩仿佛觉得自己将要这样睡了过去,梦里他看见爸爸妈妈与小时候的他在白山上玩 泽恩,泽恩 爸爸妈妈微笑地叫着他。 泽恩,我们来打雪仗 韩朝雪的笑脸也出现在了他梦中。 呵呵,哈尔滨的雪好漂亮 韩朝雪的笑声与雪中转着圈依旧是那么美,他嘴角幸福地扬起微笑的弧度,渐渐地他的手慢慢的垂下去,微卷的睫毛还留着刚刚流下的泪水,俊美的脸上还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怎么还没来 韩朝雪在外面有些不耐烦了 呵呵,堆雪人,给他一个惊喜 韩朝雪见游泽恩还没出来又玩起了堆雪人。雪人堆完了,白白胖胖的又漂亮又可爱。她还把自己的围巾与帽子给雪人戴上了 怎么还没出来,放行李要这么久吗? 韩朝雪于是向洞里走去。 泽恩,外面我堆了个大雪人。 韩朝雪兴奋的叫到,话音刚落,她见游泽恩躺在地上,脸色一下暗下来。 泽恩,泽恩你怎么了 韩朝雪蹲下身子推了推游泽恩的身体,可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又伸出哆嗦的手探探游泽恩的鼻腔口,才发现游泽恩已没有了呼吸,接着她发现游泽恩手中还紧拿着一张纸条,她于是拿过纸条看了下去。 啊 她发泄般地叫了起来,接着她跑出山洞,望着满天鹅雪纷飞无声的哭着。她仿佛觉得周围白茫茫一片不是雪,而是绯红绯的血。 雪,我恨你,把泽恩还给我 她痛哭着,哭得撕心裂肺。 雪,我恨你 她无力地跪了下来,手撑在雪地上,看着泪水一颗颗落下将雪溶化。

九、雪的别离

雪悠悠地下,依旧飘飘如仙,不留恋无垠的天空也不依恋宽广的大地,化作水飘渺既逝,雪不再美丽,我的爱,已是泪。

她哭了整整一天一夜,直至第二天,有人爬山才发现她,带她下山。看到她时,雪已淹及她腰身,昏睡过去。
冬天的雪,你是那样洁白无瑕,可是你为什么冷冷带走我心爱的人,冬天的雪,你是那么纯洁如玉,你为什么伤我最深,让他离我这么远,冬天的雪。
雪悠悠,悠悠下,下个没完没了,他走了,不再回来了。
来年她将大学志愿改成宁夏的海南大学,那里烈日高照,酷热难挡,终年不下雪,她让所有的人都叫她 骄阳 没有笑、没有泪、没有任何表情的可怜女孩,她叫骄阳。

上一篇:老鼠和大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