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一直我们都错了

她怯怯地躲在角落,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捏着她的下颚“现在,可以跟朕在一起了么。” 三年前她遇见了他,“皓哥哥,你看月亮美不美啊?”“美。”她满意的笑了笑,他在心底说着,月儿你更美
她怯怯地躲在角落,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捏着她的下颚“现在,可以跟朕在一起了么。”
  三年前她遇见了他,“皓哥哥,你看月亮美不美啊?”“美。”她满意的笑了笑,他在心底说着,月儿你更美啊。他抚了抚她的青丝,她满意的倒在他的怀里。“月儿,待我回来,江山为聘,地为媒。”“嗯……”她已有些睡意了。
  "他已被朕擒获了 ,你若从了朕,朕便考虑放了他。“她惊慌的跌下,月儿……月儿再也等不到你了……皓哥哥,扯着自己的水袖,含泪说道”好……但你一定要兑现自己的诺言……“’朕自当说话一言九鼎”其实他哪有被那老皇帝擒获,不过是那老皇帝知道她的软肋,编个谎话得到她罢了。
  她成为皇贵妃的消息不就便传到他的耳中,“月儿,不过三年,你就嫁人了么,我再等不到你了么,月儿……”正在边疆的他疯了似的率大军赶到长安。他所经之处便是血流成河,老皇帝听闻后,惊慌的跑到城楼上“萧君皓,你莫要轻举妄动,你心爱的女子还在朕的手上。”他确实淡然一笑,拿起身边士兵的弓箭,射向城楼,一箭毙命。
  他成了九五之尊,他封她为后。
  屋内屋外全是明艳的大红一片,屋内红烛摇曳。“江山为聘,朕做到了。”他邪魅的说着,她却是淡淡说道“夜了,陛下安寝吧。”他夺门而去。她无力地倒在他们的婚床上,默默留下两行清泪……
  他是九五之尊,她看着他后宫的女人慢慢多起来,却也只敢在夜里默默流泪。后来慢慢习惯了这种心痛的感觉……
  宫妃流产,证据直指中宫。他对她大发雷霆,质问她到底是不是她做的,虽然他知道不会是她。但他心底也有那么一丝盼望她会去解释不是她 。她只是淡然开口“陛下说是那便是,一切自有陛下定夺。”如此的淡然。淡然到听不出一丝情绪。却不知她心底的痛。“将皇后打入冷宫。“他愤懑离去。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二人都回想起曾经懵懂遥望明月的时光。她流下两行清泪,释然地饮下一杯毒酒。他赶到的时候她已奄奄一息,他心痛的抚摸着她的青丝,她忽的睁开双眸,对上他的目光。她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这里,再也不会痛了。“他一怔,将她抱得愈是紧,流下悔恨的眼泪。”皓哥哥,今晚的月亮美不美啊?"美“。他低泣得说道,”月儿你更美。“他笑了笑,她也释然般笑了。
  翌日,皇帝失踪,连同皇后的尸体。玖王继位 。
  ”月儿,今晚的月亮真美。“他抚摸着那冰冷的墓碑。”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心不动,则不痛。


上一篇:冷冬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