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飘零

三年多的时间里,突然间接到一些老朋友的问候,不胜感动,为了纪念这个久违的重逢,在此向大家讲一下三年多的时间里我的得到和失去。首先感谢彩青,一句 遗失的美好 让我面对无情的失去无比的淡定,其实人与人之间就那么简单,一句话,一个眼神,会给彼此更多
三年多的时间里,突然间接到一些老朋友的问候,不胜感动,为了纪念这个久违的重逢,在此向大家讲一下三年多的时间里我的得到和失去。首先感谢彩青,一句 遗失的美好 让我面对无情的失去无比的淡定,其实人与人之间就那么简单,一句话,一个眼神,会给彼此更多的力量,就像歌声里那样 人字就是相互支撑......世界很小,是个家庭...... 。这些年有很多给我力量的人,虽然我现在仍是起步走,但是我没有绝望的活着,尤其现在,我即将成为一个父亲的角色伴随孩子的成长,以这种方式来为她提前庆生吧,所以我写的没有华丽之词,具体的人物或者事件我也不做详述,仅凭一些单薄的笔力和发黄的记忆供大家高抬贵眼。
还是从2010年新春开始吧,这是我走出校园的第一个春节,年少轻狂的年纪加上躁动了多年的理想,让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去西部!听说西部确实缺乏人才,国家西进战略也为我辈提供了许多机会和有利条件,我一向急性子,早已短了路的脑袋让我必须马上行动,所以我没有事先给家人说,就辞去了在济南做房地产的工作,冒着正月十五那场大雪踏上了西进之路,左大包右小提,前胸后背行李挤挤。西进的第一站就是西安,之所以选择这个城市,首先是因为它是中华古都,一睹西都之风,再者有我舍友王老三在西安,做了一个家具公司的店面经理,听说待遇不错小日子过得也红火,如果在这里发展也有个照应,最重要的是受父亲的熏陶,当年父亲就是沿着西安成都一直走到西藏,当然,后来因为得了胃病,做了胃切除手术,受不得高原生活,才又回到老家捡起了农活,后来有了我和妹妹,父亲就再也没有走出去,直到离开,因为种种原因,我和妹妹在父亲手下生活,虽然条件苦,但是父亲在教育方面从不大意,很重视和我们的沟通,他经常给我们讲故事,慢慢形成了定律,饭前必须讲故事,否则我和妹妹就不吃饭,记得小时候我和妹妹经常拿着父亲西行的照片爱不释手,因为那时候照相还是个奢侈的事情,所以我和妹妹经常拿着照片学校炫耀一下,偶尔还引起过几次同学们的围观呢,他走西藏的故事其中很多就发生在西安这个城市,所以那时候父亲就希望我们兄妹能够走他没走完的理想,去西部闯荡一番,只是后来命运跌宕多变,妹妹还是随了乡俗,早早嫁人,而我,目前还是个半成品,虽近而立之年,仍需 精雕细琢 。
言归正传,到了西安火车站刚早晨七点多,西安的气候的确比家里暖和很多,地理课本所言不虚,西安位于渭河流域中部关中盆地,北有黄土高原,南有秦岭,东有潼关天堑,西有太白仙山,好一个关中宠儿啊,肯定是亲娘养的,火车站广场上此时早已人流涌动,果有西部之风,买水果的,卖报纸的,买饭的很多都是少数民族,穿着民族特色服装,说着不是很流利的汉语,男的留着大胡子小胡子络腮胡子或者山羊胡子的很多,女的梳妆各种各样的辫头,要说在这里拍个五十六民族大团结肯定很简单,听说西部地区的人大部分都青睐去西安,因为西安就相当于东部的北上广,看着这些人,大概明白了这不是传说,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我已感到力不从心,没做多少停留就坐上教育专线去王老三处暂歇。一阵酣睡之后,镇定了一下精神,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初衷,虽然大雁塔,兵马俑,骊山,华清池,秦岭,大明宫的诱惑很大,但是钱包和前途警告我,我必须马上工作。在找工作之初,一向以人才自居的我是没少碰壁蹭灰,记得去面试一个网络推广的工作,因为平时也有一年多的工作经验,扛过销售大旗,经历多场大场面面试,自然对这次面试不屑一顾,但是到这个公司则不然,面试官怎一个 牛 字了得,问的问题让我过了不少哑巴关,至于问的什么样的问题,我是记不太准了。而且这哥哥对人的心理看的很准,这那里是面试官简直一个相面官,三言两语把我身上这点毛病和心理矛盾全部揪出,人家最后说让我第二天去报到上班那是给我台阶下,第二天我自然没有到场,也再没接到他公司的电话,经过了半个月的寻觅,我终于找到了一份销售工作,在阿房一路附近,叫什么村我记不清楚了,是做水表销售的,是跑工地项目的,一开始没有让我跑外,而是让我在仓库捡表,由于之前没接触过,领导让我把水表盖子拧下来,然后再拧上去,拧来拧去,干了一个上午不懂一二三,还拧破好几双手套,最后手还是裂了口子。这个公司包吃住,由于我没确定是否留在这,所以暂时没在这住,光在这吃饭。懂点历史的都知道,陕西以面条为主食,吃饭自然离不开面条,biangbiang面,臊子面,拉面,扯面,油泼面还有八大怪之一 面条像腰带 的裤带面,做面的师傅也是面功了得,什么架势都有,光头之上架上头套,将面块放到头顶,一米开外直接削面进锅,凡是进入面馆,首先伙计给你上一碗面条汤,大概就是这里人的习惯吧,吃最爽的一次是在大雁塔附近油泼面馆,实惠劲爽,从那以后我就喜欢上油泼面了,也理会到了做面的方法,经常在朋友和家人面前一展面技,这天在公司供应的是浆水面,我也没来得及问,直插主题填饱了肚皮,然后又拧了一下午的螺丝帽,然后第二天我就再也没有去这个公司上班,工资低是一个方面,基本工资才五百块钱,主要还是自己太渺茫,不知所向,远涉他乡举目无亲,望断天涯不见家,也望不见了自己的初衷,第一次想家,想念家乡的爷爷,年近八十还挥汗劳作,要为我盖房子娶亲,想起来父亲的孤坟,他没有对我失去信心,想念家乡的一切,一切那么的美好,我退缩了,就这样我和西安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做了个简单的认识之后就简单的告别了,现在想来也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在这个城市,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没能实现当年对父亲的承诺。我想人都有个过程,我可能只是路过这里,现在比较起来自己的确收获了许多同龄人至今仍没有收获的力量。
就这样我又成了无头狮子,本来和二牛约定要去上海,恰巧小龙给我打电话要去北京,我想北京毕竟是中国首都,再者离家也近,哥哥也在北京,即使不去投奔,最起码心理上也有优越感,应该有条件让自己好好奋斗下去。于是在2010年2月24早晨七点,T42列车准时到达了北京西站,从次开始了我的北漂生涯,虽然到了首都北京,全国人民都心神向往的地方,但是跑了很多地方已经是我身心疲惫,使我没有对这个神圣的地方心怀激动,我已经麻木了,既是如此,我仍然没有抵挡住诱惑,由于没有事先通知家人和哥哥,没有找到落脚点,所以我把行李寄存到车站后就直奔天安门广场了,第一站瞻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第二站参观了故宫,第三件事就是乘地铁到西站取了行李去和小龙见面,2010年已经不知不觉荒废了三个月的光阴,我必须收敛自己投入到正事上去,前者由于没有实现计划,以至于未到中道变废了事情,这次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切实际的计划,因为首都人才济济,所以自己也就是一个社会小生,智力浅薄,囊中羞涩,我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面对当前的处境我想不很多,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于是我和小龙就去了通州,因为通州工厂比较多,可以先找个包吃住的工作。
面对陌生的城市,我和小龙无奈只能先找小宾馆投宿,之后找了很多中介公司疯狂的面试,结果不尽人意,很多工厂根本不要应届大学生,怕新毕业生不能坚持,除非一些比较高技术要求的职位或者办公室人员,而我作为一个物流管理专业的大专生,文不文理不理,很多公司都不理会,所以我找了半个多月依然没有撞上差事,后来我干脆拿着高中毕业证去找,并且假称自己有三年的工作经验,完美的表达能力让面试官看不出丝毫破绽,于是我就做了一个压缩机厂的一个小操作工。这个工厂是个巴西合资公司,公司待遇还算不错,包吃住,最起码解决了自己的生存问题。
由于我的表达能力和个人经验都给面试官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所以一开始没让我进车间,而是把我安排到库房,具体的工作就是检测一些产品零部件,挂职于集团物流与采购事业部,工资按天计算,一个小时是6块钱,工作比较自由但比较单调,每天就是把生产需要型号的备件检出来就可以,就这样我在库房做了一个月,之后公司就把我安排到了机加工车间活塞线,并且给我安排了师傅带我,师傅是个北京本地人,个子不高,嗓音沙哑,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但算是个老师傅了,他不善言谈,虽然带了我一段时间,但我们交流却不是很多,再加上我学习能力强,也到没给他舔过什么坏印象。车间的工作枯燥沉闷,走进车间便要承受发动机的轰鸣,和磨床吱吱哇哇的摩擦声,还有冲压机器的对撞声,各种噪杂混在一起,就像当时的心情,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自己好歹受过了三年的高等教育,不能就这么在沉默中死去,于是我会经常留意公司的寻传栏,因为上面有公司内部的招聘信息,我想很可能就能找到机会,走近向往已久的办公室生活呢,但是却每每都会失望,因为凡是内部招聘基本都是招一些技术性比较过硬并且工作年限比较久的师傅,对学历的要求倒不是很高,但我的总体的资历还是够不着的。后来我了解到这个公司其他职位对学历的要求和技术要求都很高,也许一个不起眼的调整工,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因为这是个中外合资的企业,会经常有外宾来参观学习,内部也有很多工程师都是老外。所以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本以为自己可以凭着一点学历优势有个进一步的提升,结果却不尽我心意,所以在这个公司半年的时间里我都没透漏自己的实际学历,也可能是源自我的虚荣心和爱面子,也可能自己亮剑的意识不强烈,总之,只到了半年后我离开这个公司,我师父他们才明白了我的选择,当然,别人明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明白自己的初衷,既然来到了北京,就得干出个样子来,虽然目前我已经不在北京了。
从哪个工厂离开以后我就干了自己的本专业,物流,一干就没有收手。记得当时从通州北苑地铁站坐通州12路到大鲁店面试,这段距离是3块钱路费,到售票员售票的时候,我里掏外翻,浑身就一个空空的钱包加一个公交一卡通,当然有几张银行卡,但是也都是光光矣,好不容易翻出一块五毛钱,还好售票员大姐大人大德给我了一个大大的台阶, 这次算了吧,卖你个整人情,下次补上, 当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北京不乏在地铁里面和天桥地道卖艺者,我却能享受如此之待遇,于是我没等想太多就狠狠的把这个 整人情 给接受了,连声 感谢 。由于这个物流公司是国内最大的零担公司,面试环节众多,连过三关之后已经下午将近六点,再次坐上了通州12路,却多几分尴尬,我怕这次恐怕没上次幸运了,当然,最后三元的票价售票员还是给我打了个五折,两天之后我接到了通知去上班。
一开始在这个物流公司做的接送货员的工作,每天所干的工作就是跟着司机提送货,早出晚归,每个月三千块钱左右,在这个辛苦的岗位上干了一年多,在这期间,社会和世俗强奸了我的青春,之前的那种心高气傲和书生意气一去不返了,认识了一帮粗人也是实在人,和这帮?丝朋友学会了喝酒,经常出没KTV和迪厅,也学会了骂人,基本上塑造了现在我这种性格,也奠定了我在物流这个新行业中继续打拼的信念,尤其是后来我参加了公司的储备经理,成为了公司的管理层,两年的管理生活让自己提升了很多,见了世面,要说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筹备分公司,包括公司找点和人员的培养等,分公司注册在SOHO尚都,房东是SOHO中国销售总监马总,房产巨头潘石屹的一员大将,他老和咱相比,其中分量可想而知,在谈合同的时候几次面临崩单的危险,但是最终还是我的诚意和勤奋打动了马总,其实还是非常感谢马总,在谈合同的过程中让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如果人与人之间建立了信任,那么合同就是一张废纸,同时,也更加认识到了社会的复杂,在公司装修的过程中,更是步步受阻,面对那些社会小丑,我还是亲自行了贿,物业才同意了我们的装修方案,金钱之下发生的奇迹还有很多,不想多提这些肮脏的事情。

关于和北京的故事,很多人都在讲,每个人有不同的感受,经常说它是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神圣之土,龙凤之地,在几代王朝的气息还未散去的时候,人们难免会产生这些知觉,在物欲横流的当代社会,北京更是当权者和富豪翻云覆雨的中心,千百年来已经是根深蒂固,所以,我们成了没底漂流人,社会流行叫做北漂族,对于这些北漂的他乡人来说,北京最不缺乏的就是梦想,我们也正是因为实现自己的梦想才聚集到这个城市,从早晨的第一班地铁开始,直到晚上的最后一班地下铁,北京没有中小城市的闲逸,很难找到闲暇的空间去总结自己,认知自我,只能说是为饭饭而碌碌,而不是真正为了真正梦想而奋斗,当然,有一些在北京真正实现自我价值而成功的人,这是值得我们肯定和学习的,谁也无力去否定一个城市,更没资格去否定一些人,奋斗总没有错,我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追梦者。 在北京三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因为我本就是了粗心的人,不怎么善于发现生活,也更没想到和大家分享这么多,所以很多事情都已模模糊糊,要说在北京最大的收获,那就是收获了我的爱情。
我不太善于用文章表达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笔力有限,但其实是因为对生活一直没有认真过,一个人一旦认真的对待生活,写起东西来才会提笔有情,落笔有声,通过随笔所记更会使自己爱生活,爱家人,你在乎生活,生活才会把你当回事。之前我是一个不会约束自己,不懂得生活的人,而现在,老婆和女儿在逐渐改变着我。
和老婆认识是在2011年5月1日,短暂的见面,确立了恋爱关系,一直到2012年12月30日结婚,不到两年的时间,我们经历了很多,不管是生活的,还是人生当中的,正因为我们彼此改变着对方,才让我们实现了家庭理想。老婆和我一起,没有闻过玫瑰花的花香,更没有情人节的浪漫,记得有次情人节只吃了我送的一串糖葫芦,我还厚着脸皮说这是象征幸福和团圆,当然,老婆说过我,但是我相信她没有在乎,要是真在乎,他不会给我现在。后来到了结婚的时候,我们更是平平淡淡的过去了,没有三金的待遇,更没有华丽的婚礼殿堂,冬日的那片阳光,就是我们唯一的嫁妆,但她没有怨言,即使唠叨两句,那也是为了以后的生活。简单的婚礼上,我泣不成声,堕落,渺茫,悲戚的日子去了,不相信幸福来得如此突然,但我必须鼓起勇气去接受,给身边这位美丽贤惠的女士以希望,高堂之上父母以依靠,还有两位妹妹以榜样。幸福伴随着压力开始慢慢地改变着自己,不能忘记许下的誓语,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合格的儿子,合格的兄长,合格的未来父亲。
幸福总是接憧而来,2013年5月31日,十个月的漫长等待,女儿终于和我们见面了。 记得爷爷经常说我的江山是哭出来的,的确,在感情方面我总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无论是悲伤地还是幸福的,眼泪总是第一次完美表达。老婆生孩子一天的时间,由于羊水过少,又是吊瓶又是吸氧,大小便都难以抑制,还要经历开骨盆做检查的痛苦,身边只有岳母和三妹在常伴,这是我第二次面对生命哭泣,当然第一次是面对停止呼吸的父亲,很多人都会对生命的真谛有各自的理解,但唯一不变的真谛就是人一定要善待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我们都是在父母承受了痛苦甚至死亡才来到这个世上,在父母承受痛苦和死亡危险同时,出生也是我们和死神较量的第一关。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痛苦煎熬,2013年5月31日下午15点20分,女儿的第一声啼哭又一次改变了我,幸福的眼泪又成了第一次的表达,一直到了晚上,我才看了女儿第一眼,我怕我的泪眼吓坏了孩子,我怕女儿嫌弃我,我怕面对这份礼物无力去接受,我必须做好准备,女儿的眼神告诉我,她没有嫌弃我,是她的眼神给了我力量,她的哭声也似乎在呼唤着什么,是饿了?是渴了?还是哪里不舒服?不,我女儿没有那么低俗,她在反告诉她的新爸爸,让我们彼此接受,爸爸是好样的,从此我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真正的男人,幸福的力量掩盖了二十几年的离愁痛苦,站起来,走出去,实现自己的誓言,负起责任。
转眼间,明天女儿就两个月整了,两个月的时间里老婆和岳父岳母承担了太多,老婆连月子都没有做好,不能像别的女人,享受公婆的关心照顾,哪怕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岳父早出晚归干点泥土活,岳母还要照顾十几亩田地,老两口到了晚上还得协助照顾小小公主, 常常会听到爸爸沉闷的咳嗽,偶尔会看一眼爸爸的鬓发已泛白花,妈妈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光华,一双老手布满了老茧和干纹,他们的语气也没有了以前那种力量,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父母就是这样老去的,他们老了,也好像需要关心照顾的孩子,心中一个念头起起伏伏了很久,回家,回家,陪陪父母,陪陪老婆孩子,人生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把握住了这些,你才把握住了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短短的四年的时间,认识了很多人,懂得了很多事情,其实生活才刚开头,女人相夫教子,男人养家糊口,这是大部分人的真正的归宿点,聚少离多的日子彼此都要去接受,这也许就是经常说的适应社会,适应生活吧。别管生在何地,身在何处,有这么一些人支持你,鼓舞你,成为你生活甚至生命的支撑点,这就是朋友,家人, 世界很小,是个家庭 漂泊,不孤单。?



上一篇:你的泪哭给谁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