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拐点

校办主任大老张带着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来到我办公室,说:这是章江创意公司刘总经理,准备给学校捐赠一批电脑。 我说,这不是刘校长的公子刘学强吗?小伙子开公司啦?刘学强腼腆地一笑:李叔叔,您还记得我啊?我是小刘。 不记得才怪呢。当年,刘校长在这所中学任
校办主任大老张带着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来到我办公室,说:这是章江创意公司刘总经理,准备给学校捐赠一批电脑。
我说,这不是刘校长的公子刘学强吗?小伙子开公司啦?刘学强腼腆地一笑:李叔叔,您还记得我啊?我是小刘。
不记得才怪呢。当年,刘校长在这所中学任校长,全校师生都知道校长家出了个刘学强。刘学强逃课打架样样在行,是个谁都管不了的主。从读初中开始,就邀集一帮小兄弟成立帮派,公然敲诈勒索同学,为此没少被派出所抓过。刘校长管理学校有一套,管理儿子却束手无策。我作为当时的副校长,在教工宿舍与老刘家是对门。有一次,刘校长正在教训惹是生非的刘学强,还没说上几句,就见刘学强从门后抄。出一根粗木棒,把刘校长撵得狼狈而逃。那一幕定格在我的记忆深处,从此我也认定了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刘学强长大了准要落个强盗的下场。
可是事情大出我的意料,眼前的刘学强不但不是强盗,还是个热心助学的公司经理。
大概是在县中读高一那年吧,那时,刘校长已调到城里。有一次,刘学强突然生了一场病。刘校长心急火燎带着儿子到市里看病,居然查不出病因。只好转到省城医院继续查,最后的结果让刘校长一家人惊呆了:白血病。
消息传回县里。刘校长的亲戚朋友同事感慨不已。虽然刘学强这小子不是个好鸟,但碰上这种事,俺家还是不忍心看着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此消逝。刘校长当然比谁都急,他甚至通过市晚报恳请社会各界对他们家伸出援助之手。
熟悉与陌生的人们没有漠视刘学强的生命。经过多方努力,刘校长手上募集了30万元巨款。当然,超负荷奔波的刘校长也憔悴了许多,甚至差点晕倒在课堂上。
那一段时间里,坏小子刘学强老实了许多。也许,病痛让他没有精力捣弄那些缺德事。
接下来,事情再次发生变化。还没等这30万元送给医院,刘学强的病痛自行消失了。省医院复查时,白血病的证据已经遁逃。刘校长不放心,带着儿子到北京检查,总算确定了省医院原先纯属误诊。
上一篇:狄更斯钓鱼
下一篇:没有了